学子之声
【游记】上博之行(土木工程1703班 顾杰杰)
土木建筑学院2018-08-18 23:51:2910201

    我家在江苏常州,离上海很近。对于上海我并不陌生,但以往都是浮光掠影似的经过,还没有好好的去玩过,我又对历史感兴趣,因此今年便决定去上海博物馆看看。

   上海原本在我的印象里是没有什么深厚的历史底蕴的,松江县能有什么历史呢?就连所谓的十里洋场,冒险家的天堂也不过是中国人民的一段混杂着血泪的历史。但是一入博物馆中我便否定了自己以往的看法,上海虽然在历史的深度上不够,可在历史的厚度上它不逊于其他城市。这里有上海人民抵抗帝国主义殖民统治的英勇与无畏,有歌舞升平、纸醉金迷背后隐藏的堕落与苦难、有共产党人的波澜壮阔的群众运动、工人运动、有淞沪会战不屈的忠魂与慷慨赴死的烈士的从容不迫、有老上海人对于弄堂与街坊的怀念、有新上海人对于国际社会与人类文明的展望。

   上海人很精明,有些市侩,但他们的骨子里却别有一份执着。他们执着于过去与当地文化,上海历史博物馆就记录了上海人的这种执着。他们的故事总是开始于老早的辰光(吴语 很久以前的意思),开始于晦暗的弄堂。他们的文化血脉刻在吴侬软语里,刻在高楼大厦上,同样也刻在那些静静躺在历史博物馆里的文物上。我看到了一张老照片,一张石库门的照片(上海的一种弄堂),一个小姑娘在照片里灿烂的笑着。她拉着一个小男孩的手,小男孩表情略显局促。小男孩嘴巴微张,好像在说:阿姐,吾伲到里厢一道白相,好伐?(姐姐,我们一起去里面玩好吗?)此刻历史仿佛在我面前活了过来,过去与现在交织在了一起。

   最让我动容的是那些冰冷的枪械。他们静静地躺在博物馆冰冷的玻璃柜里,收敛了刀光血影,告别了枪林弹雨。但烈士的鲜血未冷,战场的硝烟未散,这些冰冷的枪械便也有了热度。淞沪会战中的一支枪上还刻着一个小战士的名字,可这把枪的主人早已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中。他是否害怕过蜂拥而来的敌人、是否为同袍的牺牲而恸哭、是否为祖国的沦丧而悲愤。一切都已不得而知。

   回来的时候,公交汽车用上海话与普通话报站名,上海对于自己地方文化的重视与保护由此可见一斑。

   车上一个小男孩拉着一个略大的小女孩,怯生生的说:“阿姐,吾伲到里厢一道白相,好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