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子之声
【读后感】谁的青春不芳华?芳华易逝,但总有人芳华之心永存(秘书学1701班 张瑞英)
文法学院2018-10-16 13:49:1111709

   好人难做,太难做了,可我们就因此不再做好人了吗?不,我们选择做一个好人,我们选择做善良的事,不是为了回报,只是因为这是对的。芳华易逝,但总有人芳华之心永存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
   吸引我坐在电影院的,最初是严歌苓。这位闯入好莱坞的中国最著名的女编剧,她的人生就是一部可以搬上大银幕的作品。
  
   开始于叙写一个文工团的故事,于是,就有了如今的《芳华》。那是她最诚实的一部作品,有很多她对那个时代的自责和反思。我想在这部作品中寻找她的芳华绝代。
  
   严歌苓在小说中写道: 你被孤立了太久,被看成异类太久,什么似而非的感情赶紧都可以拿来,变成你所需要的"那一种"关爱和同情。而电影和小说一样,同样是以肖穗子的视角,叙述他们在文工团的青春故事以及在文工团解散后迥异的人生。

   影片一开始,就交代了两位主人公的人物设定。一个是好到没有缺点的活雷锋,常怀赤子之心的善良之人刘峰。一个是从农村被选拔到省文工团的何小萍。
  
   小萍自6岁时父亲劳改,被迫和父亲划清界限。原以为脱离被当做累赘的家庭就能一帆风顺的她,想像着来到文工团后崭新的生活。可是从第一天开始,她就被嘲笑、孤立、羞辱。她选择在这群美丽又骄傲的白天鹅中隐忍着。
    
   直到有一天,质朴善良,无私为团里奉献的刘峰。因为喜欢团里独唱演员林丁丁,忍不住向她表白爱意,却被林丁丁揭发为耍流氓,以至于被组织调查下放到伐木团。

   刘峰一直在帮着别人,一直做着别人都不愿意做的事情,就因为追求一个女孩子,最后被定性为耍流氓。他的心中有太多的委屈和坚守,这也是他最后走向战场的一个重要因素。可之前帮助过那么多人,下放到伐木团的那天,却只有何小萍一个人来送他……

   为什么不被善待的人最懂善良是什么呢? 谁的青春不芳华?可是在那个年代,好人不配有青春。
  
   小萍从此抵触文工团的工作和这些虚伪的人,最终被派去野战医院工作。小萍不是幸运的,从小到大时时处处不被善待,背负着自卑和自强的精神压力。但她在现实中遇到了刘峰,从某种角度上讲,是刘峰的善良和纯真挽救了小萍对这个世界的美好向往,让她相信善良存在的意义和力量。

   世界以痛吻我,我却报之以歌。

  
   就在这时,对越自卫反击战开始了,刘峰上了前线,小萍在战地医院救治伤员。他们还在继续用自己的价值观付出着。电影用6分钟的长镜头对残酷的战争场面进行了高度还原,现场的激烈对战和负伤者的伤情,让观影者身临其境。战后,失去右臂的刘峰提着一袋水果去看望在精神病院的小萍。医生说,小萍是被评为英雄模范后忽然发病的。她从小就缺乏关爱,在文工团受排挤,在经历战争的刺激后,又忽然被捧上神坛,巨大的反差和刺激使她精神崩溃。

   此时文工团也在经历着变革,省市一级的文工团要撤销了。在文工团的最后一场面向战争老兵的文艺汇演中,台下的小萍看到自己曾日夜排练的舞蹈时,她的记忆忽然被激活了。她跟随着音乐在操场上跳了起来。是善良,是对舞蹈和刘峰始终抱有的爱,让小萍度过了最孤独无助的岁月时光,让她重新站了起来。
    
   在大时代变革的洪流中,每个人都走向了新的人生轨迹。丁丁出国定居,变成了一个富态的女人;拉手风琴的郝淑雯和吹小号的陈灿走到了一起,这两个高干子弟组建了一个被利益驱使的家庭;单纯有文采的萧穗子最后成为了女作家;而刘峰则艰辛地生活着,他妻子背弃了他,他来到大城市,却面临人格的羞辱和经济的困境......
  
   影片的最后,祭拜完战友的刘峰和小萍,来到了十几年前刘峰接小萍去文工团入伍的车站。小萍说,你被下放的那一天,我有一句话想对你说,这句话我在嘴里含了十几年。刘峰问:“是什么话?”小萍说:“是你抱抱我”。就这样,在夕阳的余晖下,刘峰揽着小萍,小萍的头靠在他的肩上。

   看到这里,很多观影者不禁落泪,我也潸然泪下,也很容易问出一个问题:“人为什么要善良?”
    
   人为善,福虽不至,祸已远离。人为恶,祸虽不至,福已远离。我们做好人不是为了要回报,只是为了成为心灵更自由的人,而不是身受枷锁。 我想,这是因为在他们心中,他们的芳华不容玷污,即使被边缘化、模范形象轰塌、下放到地方部队、调离文工团、住进精神病院,他们依然将自己的芳华精神留存在心中。

   这部充满着政治性和社会变革的剧作,在大师级的电影制作手法下,贯穿着浓浓的伤感。摄影师罗攀多变的镜头语言没有放过每一个角落,驱使观众进入这个混合着竞争、心碎和不同个体痛苦的故事。电影中泪点很多,故事伴随着对1979年血腥残忍的中越自卫反击战的描绘,继而刻画了21世纪几位主人公命运的波折。
    
   是的,在许多方面,最美好的个体通常却最为命途多舛。好人难做,太难做了,可我们就因此不再做好人了吗?不,我们选择做一个好人,我们选择做善良的事,不是为了回报,只是因为这是对的。
    
   芳华易逝,但总有人芳华之心永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