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子之声
【家书】流不出的眼泪 (财务管理1801班 马旭)
商学院2018-11-10 22:09:449873
  
   “相见时难别亦难,冬风冷落人心烦。”

   那天,风特别的大,吹起了高坡上的黄土,仿佛是要淹没整个世界。
   
   十月的天气不算太冷,但对于黄土高原的人们来说,即将进入初冬,早晨和晚上要穿一件毛衣。那天我下了晚自习,推开了宿舍门,手机铃声的“急促”让我感到了一种不安。拿起手机一看,原来是姐夫的电话,手指划了两下才接起姐夫的电话。姐夫问我一切你都知道了吧?我一脸迷茫,我知道了什么?发生了什么?姐夫告诉了我。霎时,我感觉天塌了下来,我问姐夫消息准确吗?姐夫说是真的,不会错的。挂断了电话,我自己一个人在宿舍,我没有开灯,我偷偷的哭了起来,我的额头和面目出现了汗水,我不知道眼角是泪水还是汗水!为什么?我们刚刚相见你怎么又离开了呢?
   
   我们第一次离别是在十年前,你们家搬去新疆。那时的我们都还小,不懂的什么叫做离别。你和我是一起耍大的,十年了,这十年你过得怎么样我一无所知。但是十年后你却搬了回来,听到你搬了回来的消息我是多么的高兴啊!那天中午我去了你们家,我们见了面,我们嘻嘻哈哈,说了很久。你问我为什么不问问你为啥搬了回来?我说搬回来不需要理由,不回来才需要理由!由于我晚上有晚自习,却不得不离开,我说周末我们再见,你说好的。
   
   但你为什么不等我?为什么不等我到周末?没想到上周的一别,竟成了永别。哥,你为什么不等我?
   
   家中给你说了媳妇,还有四天就是你的新婚之禧,你怎么能说走就走呢?你走了你未过门的妻子怎么办?姨娘怎么办?你未成年的妹妹怎么办?这些亲人又怎么办?
   
   第二天早晨,我请了假,去送别你。风依旧很大,黄土满天飞,正应了那句老话,每次想起你总是大风起!平常脆弱的我在那天却异常的坚强——因为那天我没有泪流满面。
   
   我是和姐夫一起去的,我和姐夫从大门口进去,姨娘已经不醒人事,晕了好几次,姨夫一夜之间也老了许多,你的爷爷也明显已经神质不清。走进了屋子中,你平静的躺在屋子里,身上盖着白布,我看的很清楚姐夫的眼角泪水流了出来,但我没有,我不知道平常泪水十分多的我为什么没有了眼泪?我只在心里说:“哥,别走!别让这些白发人送黑发人。”他们接受不了这个现实,尝试不了这个痛苦。你我约好要见的,但为什么是这种方式?如果那次离别是永别,我定不会去上晚自习,我还有好多话对你讲,哥,别走!
   
   你走了父母失去了好儿子,舅舅失去了好外甥,新娘失去了好丈夫,我失去了好哥哥……
   
   出了屋子我看见很多人都在哭,但我想哭流不出眼泪,我想喊发不出声音,黄土进了我的眼中,我闭着眼睛和姐夫走着。
    
   没有想到,十年后的我们再次相见时这种场面,你可是姨娘唯一的儿子啊!你走了谁给姨娘养老送终啊?别人十年后的相见都是高兴的,但我们再次相见我是伤感的忧愁的!
    
   时过一段时间,哥你在那边过得怎么样?求真主恕饶你的罪过,赐予你天堂的品级。
    
   假如时光可以倒退,我绝对会回到十年前与你相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