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子之声
【散文】金庸--------留给世间忘不了的江湖情 ( 秘书学 1701班 张瑞英)
文法学院2018-12-03 16:51:1811715

   十月,过分的悲伤。一代文学巨匠金庸先生逝世,享年94岁。

   深秋话别,总让人黯然神伤,更何况走的是金庸大侠,这位创造华人武侠宇宙,滋养几代人精神土壤的武林文豪。

   都说“凡有华人的地方,都有金庸的读者”,这句话一点也不为过。当然,在追忆和缅怀中,我们会不禁牵起过往:“上课时藏在课本下的武侠小说,书店里寻找武侠小说的狂热岁月,家中痴迷于武侠片的白昼黑夜......”,那时好像每个地方都有金庸先生的影子。“飞雪连天射白鹿,笑书神侠倚碧鸳”,14字对联连缀而起的浩瀚长卷,描出快意江湖,勾勒出千年的中华史,更写尽世间百态、人世浮沉,也填满了无数武侠迷的青春与芳华。

   江湖作别金庸,时间永留侠义。一提起金庸,脑海便会浮现出一张张或巧笑倩兮,或潇洒不羁的脸:林青霞的东方不败、李若彤的小龙女、黎姿的赵敏、朱茵的黄蓉、刘涛的阿朱、刘亦菲的王语嫣......李亚鹏的令狐冲、古乐天的杨过、黄日华的乔峰、林志颖的段誉、陈小春的韦小宝......。其实在金庸先生的江湖中,最动人的不是故事,而故事中的人。而他们之所以动人,也不过是缘于一个“情”字。与其说是金庸先生为我们编织了一个恣意江湖的武侠梦,倒不如说是我们在这些梦中人身上体会到的江湖情。

   “红颜弹指到老,刹那芳华,与其天涯思君,恋恋不舍,莫若相忘于江湖”,一句出自《天龙八部》中,游坦之得不到阿紫,阿紫得不到乔峰,乔峰得不到阿朱,每个人都在命运的旋涡中沉浮,深陷在求而不得的折磨中。犹如众生相,执着嗔痴,最终也不过如露如电镜花水月。金庸先生也曾笑谈:“如果在我的小说中选一个角色让我做,我愿做天龙八部中的段誉,他身上没有以势压人的霸道,总给人留有余地”。

   金庸小说少了江湖倥偬的味道,被赋予了更多的儿女情长,《神雕侠侣》中却也诠释了“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”的荡气回肠。李莫愁一生都在吟唱上面这首词,临死仍旧忘不了自己与陆展元的一段孽缘。这首词,陆无双吟过,襄儿在临别杨过小龙女时也曾情不自禁的念过。但是,最终又能如何呢?只能强颜欢笑,为他人作嫁衣裳。或许,惊世骇俗的爱情总是要付出代价的。金庸先生在《神雕侠侣》中,还特意创设了一种毒物,即绝情谷里的“情花”。我想,我们之所以爱金庸的武侠世界,也许是因为这里有想象、有现实、有相聚、有离别,读来让人欲罢不能。

   生而为人,又怎么能逃出这世间千万种苦难呢?“说我负天下人,天下人又何曾善待过我。”“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,有恩怨就会有江湖,人就是江湖。”在想死都难的现实里,只能感叹“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”!

   先生把时代背景和家国情怀都写到了武侠中,在他的江湖中畅谈理想、爱情、友情、时代......

   他笔下的江湖真实又飘渺,世俗又浪漫。风沙漫卷的大漠、烟花易冷的江南、风花雪月的古城,忘情烟波里的江湖儿女,走遍神州大地寻觅侠影情踪。

   他笔下的历史,波澜壮阔。看《射雕英雄传》知靖康之耻、臣子之恨。看《雪山飞狐》晓李自成起义,满清入关。《鹿鼎记》中,康熙降服鳌拜,吴三桂叛乱。乱世风云,人间苦难,英雄豪情。

   他笔下的人物,有血有肉,个性鲜明。令人或憎或爱或纠结,却难以忘怀。忘不了深情无悔的杨过、潇洒不羁的令狐冲、悲天悯人的乔峰、清冷绝艳的小龙女、鸿运当头的韦小宝......哪怕是小人物都是那么的活灵活现。

   先生虽隐逸于苍茫山水之间,但江湖仍在,侠义永存,他留给世间忘不了的江湖情。人生在世,譬如朝露,谁又何尝不是一部武侠小说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