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子之声
【散文】半世颠沛流离 一生诗情画意 (秘书学1701班 张瑞英)
文法学院2019-03-25 14:06:474233
   词至东坡,倾荡磊落,如诗、如文、如天地奇观。奈何他命途多舛,一生壮志难酬,半世颠沛流离。但他胸有万卷,笔无点尘。只道: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。

   苏轼,一位古代学者,是豁达多情,倔强不屈的象征。千年后的我懂得他,在他的笔锋间如痴如醉。“江山如画,一时多少豪杰”,苏东坡一首《念奴娇 赤壁怀古》像是一扇古门,然我推门而入,仿佛看到他站在时空的另一头向我微笑。

   他是豪放派的代表人,一个文坛不灭的神话,《念奴娇》将豪放派诗词艺术推向了高峰。一位长衫飘飘的士人,有着飘逸的神采的胡须,慷慨激昂的唱出: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......”豪情满怀,激起片片浪花。在浪涛滚滚间,时光无情的泯灭了一个个意气风发的容颜,把鲜活的身影淘洗了形迹。他总是叹息古人的消逝,却不知自己的身影也在叹息中成为了人们的记忆。大浪淘尽的人物中,他成了一个代表。

   苏轼泛舟游赤壁,留下名赋与怀古之诗词。读《赤壁赋》“叹吾生之须臾”一句,让人很难想象当时呈现在他面前的是怎样一副画面啊,使得那感慨遁着千年贯穿古今的线索而来,停留在他面前,打动的是自古而来千万的文人墨客。苏轼善文,更善感慨啊。

   性情奔放的他,并未感慨一生。感情纵横怎一个叹字来归结。接着他又道出了:“老夫聊发少年狂,左牵黄,右擎苍......会挽雕弓如满月,西北望,射天狼。”一首《江城子密州出猎》真可谓是令人“觉天风海雨逼人”, 他胸襟见识、情感兴趣、希望理想,一波三折,姿态横生,“狂”态毕露,不乏慷慨激愤之情而又气象恢弘,充满阳刚之美,读来让人历久弥珍。

   若只是狂野豪放与荡气回肠,苏轼这千年前的男子并不会倾入我的心。那悲怆凄痛的《江城子》实属感动人心。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,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”,这深情的悼亡词是他为亡妻王氏所作。真情直语,感人至深,时间倏忽,转瞬十年,而过去美好的情景自难忘怀。一场绝望的重逢假设,让他深沉,悲痛而又无奈。那描绘“乱石穿空,惊涛拍案,卷起千堆雪”的笔调,写起旧人时,竟如此深入骨髓。“小轩窗,正梳妆”,“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”都是无法离世的痛楚和哀愁。酒劲的风吹过荒山野岭,吹过王氏安眠之地,那她可曾听到苏轼哽咽中念诵的词句“料得年年断肠处,明月夜,短松冈”,就让风儿寄托他的意深痛巨,凄清幽独。所谓“天长地久有时尽,此恨绵绵无绝期”就大概如此吧。

   中华五千年历史上一颗光照千古的耀眼明星,他有过人生如梦的迷茫,早生华发的惋惜,十年生死两茫茫的痛苦。然而,这些还不够。若问苏轼的一生,那就是惠州、黄州、儋州、这三州。乌台诗案是他征途日渐消沉的转折点,对他心灵是何等沉痛的打击。黄州,一个凄凉城,困住了苏轼的形,但困不住苏轼的神。尽管他身处其中,面对乌台诗案,他更多的是以豁达平和的心态来面对世间百态,所有的不幸,打击与痛苦,都在他这包容天地、气吞江河的胸中如烟、如丝、如尘、如风般消散的无影无踪。

   半世颠沛流离,起起伏伏,却成就了一生诗情画意的他。“一蓑烟雨任平生”说出了他的淡泊,“春江水暖鸭先知”写出了他的坦然,而“天地与我并生,万物与我为一更”道出了他超凡脱俗、超然物外的姿态。

   如果说苏轼像一只英勇无畏的雄鹰,那我说他更像是一只不死鸟,在经历无数的打击与沉痛后,依然婉转放歌,痛苦愈剧烈,他那天籁之音却更是流传千古。然而,他又像是一壶陈年的老酒,在阴森冷寂的地窖中忍受着无边的寂寞,若当阳光射入地窖时,那酒香霎时弥散开来,渐染这中国的历史与文化。

   纵观历史,天地之间,记录了他光辉的一生,豪放词成了精品。那“回首向来萧瑟处,也无风雨也无晴”的人生大境界是他留给后人一份宝贵的精神遗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