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子之声
【美文】树叶 (秘书学 1901班 刘书含 )
文法学院2019-09-06 15:39:554221

   九月,夏日的余热依然顽强又倔强地挣扎着,不肯轻易离去。我抬头仰望天空,只见光影的斑斓洒落,躲藏在那繁阴的绿色中,虽已入秋却像春意一般浓,一树接一树的绿巴掌还大大张开。此时风轻轻掠过,你瞧,那摇动的姿态是不是它们在向行人招手?你听,那沙沙作响的美妙音律是不是它们正用独特的歌喉吸引行人注意

   可惜这绿意却没能持续太久,不过几日它们就消瘦了,原来浓浓的墨绿色像是有人加了水,故意让它变淡,变成一抹草青色。这颜色也挺讨人喜的,但比起之前,我总觉得它少了一点韵味。过去,她是优雅,端庄,穿着丝绸的东方美人;而今,美人迟暮,面带倦容,这是一种病态美。其实,树叶和西湖一样,在喜爱它们的人眼中,是“浓妆淡抹总相宜”。

   昨夜雨疏风骤,今朝醒来,应道红瘦绿也瘦。漫步小道,满地狼藉,秋季的雨和风竟是这般无情。弯腰捡起一片树叶,细细观看,它已有两种颜色了。树叶的边缘悄悄染上秋意,从淡淡的草青色变成嫩嫩的蜜蜂黄,它的厚度变薄了,全然没有之前摸起来的硬,而且给人一种缺水感。

   十月一日,祖国母亲七十岁生日,举国同庆,假期中的校园却显然有点冷清。又是那条小道,又是那张长木椅,又是那颗不知名的树下,寒风吹动数只黄蝴蝶儿,我伸出手接住几片:有的还是之前所见的青中微带黄,有的是金黄色占据多半叶面,有的则是丝亳不见绿色的全黄色……叶叶不相同,叶叶报秋来。

   近来,我再路过那个地方,惊喜地发现一条断断续续的黄薄毯地铺。走在上面感觉脚下软软的,踩出的沙沙声与风吹动时的是有分别的,这声音是细小的,像是两个人在耳边窃窃私语。拾起一片黄色音符,你可以清楚地发现它的新变化,只见它蜡黄的脸上落了几滴墨点,有大有小,咦,那不是它的老年斑嘛!